金兀术张了张嘴,只觉得胸口发闷。

  “四太子,此事不怪你,倒是我计策短了些,不然也不会帮着宋军一起引得术列上当!”阿里见状,居然格外坦诚。

  “哪里要你们来认错!”金兀术满脸通红,却不知是羞的还是火光映的。“说到底,术列须是俺派过去的,你提议之前火便自己烧起来了!”

  讹鲁补与阿里对视一眼,倒是都没有火上浇油之意。

  不过,随着三人又一起驻马看了许久,眼见着火光始终没有转回来,金兀术到底是无奈,只能下令佯攻兵马回营休整。

  而数万大军的夜间撤退何其繁琐,等到下蔡城周边零星战斗结束,其实已经接近四更时分了,便是东面天色也已经微微泛白……不知道为何,一直到此时,牢牢控制了淮河河面的韩世忠韩统制方才想起派一艘小船来,到下蔡城水门前,给城中递交了一封书信。

  书信极短,首先自然是嘘寒问暖,文笔之优美一看就知道不是韩良臣动手写的;然后却又提及到了他韩世忠在厥涧镇旁的淮河河心洲上,困住了金军一个猛安(千人队、千夫长);最后却又提到,他‘正准备’以诱敌之法,引来可能存在的淮南西面另一个金军猛安……乃是让张太尉早做准备,也免得‘届时’担惊受怕!

  “狗日的泼韩五!”

  张俊一夜没合眼,早已经疲惫不堪,此时与赵鼎一起在火盆旁挤着看完这封书信后,却是终于气急败坏起来。“苦和累都是我受了!肉却让这厮给吃光了!”

  张太尉既然气急,连着周围赶到此处的军官们,从田师中、刘宝以下自然纷纷污言秽语,跟着声讨起了韩世忠。

  且说,大宋军中作风素来如此,大家又都是从西军混出来的,多少年来不知道见过多少真腌臜的事,再加上此时官家就在对面,这泼韩五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耍耍威风罢了,终究不是真的以邻为壑,所以一阵污言秽语之后,众人也都没当回事,便准备随着张太尉一起骂骂咧咧散去。

  然而,就在这时,早已经拿着那封书信看了数遍,却一直没吭声的赵鼎却是忽然发作起来,就在城上勃然大怒,声色俱厉:

  “上书弹劾他!全城队将以上军官随我一起联名弹劾韩世忠!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是西军那套门户之见,我就不信这是官家故意让他拖到此时才来送信的!此事官家若不让韩世忠与我们下蔡一个交代,我赵鼎这个知州便第一个从这水门望楼上跳下去!”

  张太尉以下,原本正要散去的下蔡城诸军官齐齐回头失声。

  “诸位袍泽兄弟!”已经四旬有余的赵鼎依然穿着他那身不知道多久没换洗的绿袍子,正昂然立在城上火盆前,却是毫无文臣姿态,反而直接拍胸相对,指天而言,堪称言辞恳切。“但有我赵鼎在下蔡城一日,就决不让诸位受了一丝委屈……打仗我须不行,但这等小事,我堂堂寿州知州,却是义不容辞!”

  “早该想到的!”

  一阵鼓噪称赞声中,田师中连连摇头,却又低声相对自家岳父。“如今这寿州境内,淮河两岸,早已是卧虎藏龙……不如以后让赵知州掌军粮?”

  “苦和累都是我受了……”张俊低声嘀咕了半句,但眼瞅着赵鼎那身脏袍子,后半句却是怎么都没说出口,反而本能话锋一转。“事到如今,且同甘共苦吧!”

  ps:感谢书友老道啊上盟,这是第三十一萌了!我替小九谢过大佬!

章节目录

绍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榴弹怕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榴弹怕水并收藏绍宋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