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  王子夜将赵玄带回去后,治好了他的伤,并将自己的黄金战铠赠予了他。

  鼎天宫虽是鼎天上尊所创,承的却是王子夜,赵玄不想自己竟有看见老祖的一天!

  “老祖,弟子乃鼎天隐脉弟子,入脉时便发誓不以鼎天宫弟子自居,今日不敢受老祖馈赠。”赵玄垂首时,见王子夜身旁多了一边袍角,连忙又抬眼望去,心里一顿。

  这仙容月姿的青袍道人,好像自己见过的鼎天上尊法像,他再度拱手下拜,“弟子参见祖师!”

  鼎天上尊颜色平和,“既已被太一册封为鼎天大元帅,就做好的事吧。”

  赵玄惶然,“祖师误会了,弟子不敢承鼎天之名,初闻封号便请求陛下更换,然陛下言说,鼎亦有鼎力相助之意,是望弟子守卫疆域,守卫太一这片天,弟子又无法曝露自己乃鼎天一脉的事,不好争辩,弟子从未以鼎天宫一脉行事。”

  鼎天上尊与王子夜互看了一眼,王子夜冷哼,“是个把尊长话当耳旁风的,后世门人里倒出了个实心眼。”

  鼎天上尊略尴尬,她这师尊,敌对妖族,却又对妖族没有特别深的憎恨,只是当时的人族必须踩过妖族才能崛起,获得新生,于是他几乎将对战过的妖族都赶尽杀绝,又镇压了初代山膏。

  事情落定后,回顾生灵涂炭的一路,便要求他们这些弟子不准再称呼他为师尊,变相的,就是自断法脉。

  而她那时意气盛,认为师尊没有错,修成准圣后便以自己为祖师,创立鼎天宫,将这一脉传了下去。

  鼎天,乃去旧换新象之意。

  可惜,这一脉似乎注定和妖族妖鬼牵扯不清,最后还是毁在了妖鬼手里,直到这时,她才想,如果一开始不创立鼎天,这一脉是不是就能摆脱因果纠缠,默默无闻但又坚韧地传承下去?

  所以在鼎天宫没落后,她就任其生灭了。

  鼎天上尊看开了,顺其自然道,“这个实心眼的好歹也承了的传承,不止是我的事。”

  她又对赵玄说,“隐脉之责,是将传承留下去,是鼎天宫的求存之法,然我与王子夜上尊已不干涉法脉之事,身为隐脉唯一传承者,是想现世还是隐世,都随。”

  赵玄这回听懂了,感激一拜,“谢祖师恩准。”

  王子夜道,“我赠这身战铠,是有私心的,我一生为人族生计坚守,却也让妖鬼之祸延续到了今日,不要求将妖鬼灭绝,只要尽心面对风云的现状。”

  “于公于私,弟子都不敢松懈。”

  赵玄穿上黄金战铠,仿佛一下脱胎换骨,气势倍盛,手中再一抓,抽出了以为不会用到的青龙偃月刀,拜别两位祖师而去。

  鼎天上尊叹曰,“这套战铠是上尊好不容易得来的先天圣宝,没想到上尊轻易就送出了手。”

  “若愿意去打,我也可以把它给。”王子夜转身消失在火中,脱了黄金战铠后,他的身影异常瘦小伛偻。

  鼎天上尊倒不在意他将战铠给了谁,只是,没有战铠支撑,他的衰败会更迅速吧

  回到山海界的赵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帝神通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孤在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在上并收藏帝神通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