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乐尔默默收回手,眼睛红了红,只觉酸涩,“是在思念您的家人吗?”

  她在监控室见过阮白的丈夫,即使隔着电脑屏幕,她也能看到慕少凌在寻找她的时候那焦急的模样,他们一定很相爱。

  “嗯。”阮白的睫毛抖了抖,没有睁开眼睛,这样闭眼躺着,她就会觉得自己没有被囚禁起来,渴望的温暖近在咫尺。

  阿乐尔看着她眼角溢出的泪珠,抽出纸巾轻轻擦拭。

  她没有说话,安静地站在那里,阮白对家里的想念,她能理解,被俘虏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,她也在午夜梦回的时候,想念着自己的家乡。

  这种思念,却只能存在脑海里,梦结束,就要醒过来面对残忍的事实,阿乐尔深有体会,所以更不知道怎么安慰阮白。

  那些虚假的安慰话语,她是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  阮白安静下来,不再说话。

  阿乐尔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守着她。

  门外。

  阿贝普推开大门走进来,看见阿木尔守在囚禁着阮白房间的门口,嘲弄一声,她要一个毫无作用的阿木尔,是为了想给他们姐弟团聚吗?

  阿木尔瘦不拉几的身躯站在那里,经不起风吹雨打的模样,一点威慑力也没有,就算是当个看门狗,他也是毫无作用的狗。

  阿贝普走过去,阿木尔警惕起来,看到他嘴角邪魅的弧度,他忍不住恐惧起来,“老板。”

  看着他紧张得发抖的模样,阿贝普骂了一句“废物”后,伸手想要推开房间的门。

  阿木尔挡在门前,“老板,小姐她睡下了。”

  “滚开!”阿贝普皱起眉头,这里都是他的王国,他想要去哪里就去哪里,什么时候被这么阻挡过?

  “老板,小姐休息了。”阿木尔坚决地挡在门口,仰望着对方恐怖的双眸,恐惧蔓延在全身,指尖也忍不住地在颤抖。

  他虽然已经十八岁,但是长期营养不良,所以比阿贝普矮了一个个头,

  阿贝普不悦,眯起眼睛看着他,看来他没搞清楚这里是谁的王国,阮白把他从训练营捞出来,他就感激得把她当做了主人。

  他可不喜欢这样,双手握住了拳头,他要让阿木尔知道,到底谁才是他的主人。

  阿贝普的拳头往阿木尔脸上招呼。

  瘦弱的身体经不起他力度的冲击,一下子阿木尔的身体撞开了门,惊动了里面的阮白跟阿乐尔。

  “唔……”阿木尔躺在地板上,痛苦地呻吟着。

  “弟弟!”阿乐尔站起来想要过去,却看到阿贝普从外面走进来,她硬生生地停下了脚步,“老…老板?”

  阿贝普松开拳头,舒展着双手,肆意一笑,看着躺在地上起不来的阿木尔,“这么弱,看来还得回到训练营去。”

  “老板,不要!”阿乐尔连忙摇头,跪在地上向他求饶,“求求您,别把我弟弟送回去。”

  训练营那种地方不是人待的,更何况阿木尔刚刚承受了他的拳头,身上应该受了伤,要是此时此刻回去那种地方,分分钟会没命。

  阮白坐起来,冷冷地看着发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你的爱如星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你的爱如星光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