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亲吻到阮美美的唇瓣的时候,张行安停住了,声线迷离的不甘道:“论禽兽程度,我自是不如他,否则,五年前你就得给我生孩子”

  阮美美是绝对清醒的,她没喝酒,所以她听不懂张行安究竟在说什么。

  论禽兽程度,谁不如谁?

  谁是禽兽?

  五年前,谁给谁生了孩子?

  身上升腾起的情欲,都被张行安的话给冲淡了,阮美美不懂,他到底在说什么?

  醉酒的人,大部分都有个通病,据说是都会说一些清醒时不敢说,或者是不想说的实话!

  阮美美不愿意错过任何有关于这个男人的事情,如果能知道更私密的,就最好了。

  “你在你在说什么啊哈”阮美美开口,才散去的情欲又被男人的大手,轻易的挑起来。

  张行安反应强烈,把她抱到床上,闭着眼睛,压下,一只大手搁在她脑后,让她枕着,一只大手摸着她的脸颊,低喃道:“你为什么就不能等等我?第二天,就第二天,我已经准备好了拿钱给你,对着一个五十多岁老头子的买主信息,你是怎么下决定卖给他的,想一想,不觉得恶心吗?”

  虽然最后事实证明,五年前大手一挥,出资金又出肝源的不是什么老头子,而是年轻有为一表人才的慕少凌,可中介和阮白看到的信息,的确都是五十多岁,年过半百的老头子。

  “你是傻瓜吗,嗯?”张行安爱怜地抱着怀里的女人,额头碰着她的额头,酒精在体内作祟,让他十分痛苦。

  所有的衷肠,都被他借着酒意诉了出来,“你知不知道,五年前,我一度想去医院找你得了肝病的爸爸,我,我想告诉他,你女儿出去卖了,卖身体,给年过半百的老头子生孩子,才换来你的活路”

  身下的阮美美,听到这样的话,直接震惊的睁开了眼睛。

  再怎么被男人撩拨,恐怕也不会有任何欲望了

  五年前,肝病

  这不就是阮白的父亲,阮利康?

  时间,情况,都吻合。

  出去卖卖什么身体?

  阮美美被震在当场。

  她努力想着张行安的前一句话,以及前前一句话。结合起来,再重新分析,就不难知道:五年前,张行安也想买阮白的身体吗?可是,他没买成?阮白被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买去了?

  去去给人家生孩子?

  阮美美被这个事实给冲击的,一时之间没有了反应。

  张行安还在继续,看他裤子下撑起的轮廓,需求似乎还挺强烈的,阮美美却反应了过来,他现在,是把她当成阮白了吗?

  所以才有反应?

  他嘴里那些话,显然都是对阮白说的!

  阮美美不禁又想起,最近,张行安对她完全没了性趣,每次裤子都脱了,裙子都扒了,他却停止,根本没有反应,最后她只能被扫兴的男人给赶出去。

  她原本还以为,他最近是不是身体出了问题?肾不行了?玩女人玩了这么多年,把自己身体玩坏了?

  或者是,富人圈太乱,太开放,他已经对女人没性趣了?玩起男人了?

 &em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你的爱如星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你的爱如星光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