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心先是站在刚才何语珊表演的地方,只是眼角微微发光,没有一滴眼泪,眼角在灯光的映射下,形成了反射,形成一种半干未干的样子。https://

  这是因为,江心为了表现自己是哭过,而不是刚开始哭,故,只是挤出一点眼泪,让着眼泪与灯光配合。

  从刚开始哭,到哭的结束,最大的区别就是泪水的多少。

  刚开始哭,脸上是干净的,睫毛之间没有太多的泪水,反而是眼角与卧蚕部分有泪水,而哭完了,眼角处微微发光,睫毛如同刚刚被水浸过一般。

  为了表现出这种真实性,江心将眼睛狠狠的一闭,眼睛的睫毛凌乱,看起来就像是真的哭完了一样。

  何语珊看见这慕,不禁觉得自愧不如,和现在江心的“哭”相比,自己先前的哭泣只能算是刚开始哭而已,江心的哭泣才真正的“哭罢了”。

  表情酝酿结束,真正的表演开始。

  江心吸溜一下,瞬间收起了哭态,以一种含有希望却又不想表现出来的语气,一种故意激怒林平之的语气。

  微微低头,没有正眼看林平之,平淡地道:“我是两不相帮!我……我是个苦命人,明日去落发出家,爹爹也罢,丈夫也罢,从此不再见面了。”

  江心和何语珊对岳灵珊的理解完全不同,可以说是正好相反。

  何语珊对岳灵珊的理解是,这时候岳灵珊已经对林平之失去了希望与耐心,心中已经是绝望万分。

  江心对岳灵珊的理解是,岳灵珊对林平之是抱有希望的,说这句话只是想激怒林平之,想得到林平之的在乎。

  至于谁是对的,谁是错的,无从定论。

  艺术就是这样,你认为这是对的,他认为那是对的,其实两方都没有错。

  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”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,自己内心的想法便不同。

  这又如同是写作,世界上有多少读者认为这样写是对的,就会有读者就会认为这样写是毒点。

  世界上有多少读者认为写专业点会显得作品高大上,就会有多少读者认为小说便是小说,我不喜欢看专业知识,我就喜欢看剧情。

  只能说明是每个人阅历深浅不一,所以观点也就不同罢了。

  江心认为,岳灵珊激怒林平之,只是希望林平之能够浪子回头,因为在岳灵珊的下一句话就可以看出,岳灵珊对林平之发出了质问。

  能够质问一个人说明什么?说明对这个人对你还没有完全丧失信心。

  再往后面说,林平之杀死了岳灵珊,而岳灵珊临终前对令狐冲说,让令狐冲不要去找林平之报仇。

  此时此刻,在岳灵珊的心中还是充满爱的。她不愿意相信林平之会变成这样,她更是不希望在她死后,林平之受伤。

  因此,宁愿用自己的生命来换。

  试想一下,别人都要把你杀了,而你在临终前,要求你的大师兄不要去报仇。难道这中间不是对这个人的爱意吗?

  充满了如此的爱意,难道会这么早就对林平之失望吗?

  江心将《笑傲江湖》阅读了三四遍,所以,至少在他的心中是这样理解的。

  现在的台下寂静无比,虽说江心饰演的时候表情平淡,但是越能在平淡的表情中演出情感,越有表现力。

  众人生怕发出声音,影响到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演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只一言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一言并收藏大演帝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