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  第五人民医院占地千平,地处帝都最热闹的繁华地带,是江氏旗下的医疗产业之一。六栋六楼,仅对江家人开放。

  “叩——叩——叩——”

  敲门声缓缓响了三下,细听,带着小心翼翼。

  “江少。”

  病房里,男人的声音有些病恹恹的,又冷又不耐烦“滚。”

  门外敲门的男人唤阿晚,是江织的保镖兼助理,约摸三十上下,长得憨头憨脑,皮肤黝黑,肌肉发达,另外,双商不是很高。

  正是因为阿晚不够机灵,致使他家雇主昨夜在海边受尽了冷风才被寻到,不过,所幸比那派人掳人的罪魁祸首早了一步,不然这后果……不敢想。

  “哦。”阿晚默默地退后,不敢再惹着雇主。

  因着受了冷风,里面那位又身娇肉贵的,正病着呢,咳嗽声一阵一阵传出来,小少爷脾气不好,尤其是身子抱恙的时候,更是没人敢去招惹。

  当然,除了薛家的二少爷。

  “织哥儿~”

  不见其人,先闻薛宝怡吊儿郎当的声儿。

  病房门被推开,咣的一声,一个杯子砸在了薛宝怡脚底下,嗯,美人儿正恼着呢。

  薛宝怡昨晚还一头蓝紫挑染的头发,今儿个就铲平了,整了个利索的板寸,五官尤其显得硬朗分明,挂着一脸的坏笑“哟,脾气这么大呀。”

  脾气很大的江小少爷正穿着医院的病号服,分明土到掉渣的格子款式,被他松垮垮地套着,皮肤着实白,唇色浅淡,病若西子,十分美里掺着两分娇贵。

  大抵是气着了,捂着嘴正咳得厉害。

  “咳咳咳……”

  江织一咳,一双桃花眼的眼圈四周就泛红,透着股羸弱的媚。

  这模样,看把薛二爷心疼的。

  “得得得,别气别气。”薛宝怡好声好气地哄着,玩笑话说得骚浪得紧,“这娇滴滴的身子,要是给气坏了,可不得心疼死小爷我。”

  帝都薛家的小二爷,也没别的毛病,就是喜欢美人儿,江织这脸,他是真觉着勾魂,他也服自己,跟这样的美人一起长大,他居然还是直的,这是什么样的钢铁意志啊。

  他赶紧上前,抬手欲给美人顺气。

  江织嫌弃地推开,冷着一双桃花眼“查了?”

  薛宝怡嘿嘿一笑,拉了把椅子坐下“爷一晚上没睡呢。”敢掳他兄弟,当他薛小二爷断气了吗?

  江织懒得与他插科打诨“谁?”

  “明家老四,听说是想英雄救美,才让人把掳了。”薛宝怡贱兮兮地笑,“这张脸啊,真是贼几把遭人惦记。”

  明家的底蕴虽不如四大世家,但在帝都也是有头有脸的富贵人家,这明家的四小姐长得也有腰有屁股的,就是脑子不好使,管不住眼睛,惦记江织许久了。

  薛宝怡摸了根烟,打火机在手里把玩着,没点“这事跟明家也没什么关系,就是那明老四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”他挑了个眉,问江美人,“怎么搞?”

  江织病殃殃地窝着,脸上越发没有血色,忍着咳嗽,眼角四周略带粉晕,眯了眯,似醉非醉的美眸顿时凉嗖嗖的“丢进沧海。”

  沧海在帝都郊外,江织昨晚就是被掳到了那里。

  薛宝怡刚想说他爷的是良民,门就被推开了。

  “法制社会呢,别乱来。”

  一双修长的腿先迈进来,然后是一张长相看似风流的脸,眼窝很深,鼻梁高,薄唇,俊里透着点不解风情的坏,又有点厌世的颓。

  是乔家的公子,乔南楚。

  帝都四大世家,除了陆家深居简出,剩余的江家、薛家、乔家素来交好,三家的小辈往来也最多。

  江织懒洋洋地又扔了后半句“别弄死了。”

  薛宝怡明白他的意思了,给点苦头嘛,这事儿他在行,笑着应下了“得嘞,我祖宗!”

  “怎么回事?”乔南楚进来,靠着柜子,问了句。

  江织咳着,脸颊又晕开一层淡淡的绯红。

  乔南楚倒了杯温水递给他“我调了会所的监控,就拍到了个影子,后面就故障了。”他似笑非笑地,看好戏似的,眼角露着点雅痞的味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爷是病娇,得宠着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