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徐纺找了一下电脑的镜头,凑近了照照自己,果然她脑门上的头发都被汗湿了。

  她点头说是,抽了两张纸擦汗。

  “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出这么多汗。”毕竟她体温那么低,而且外头还天寒地冻。

  “今天生病了。”周徐纺摸摸自己的脸,已经不怎么烫了,就是还渴,她又喝了一口牛奶,“我也是第一次发烧。”

  霜降是知道她的体质的,有些担心“吃药了吗?”

  “吃了。”

  但是周徐纺也不知道是药效起了,还是她自己好了,她恢复能力很强,非常强。

  “你不怕冷的,怎么突然生病了?”

  周徐纺思考了一下今天都干什么了,然后茫然摇头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  难道除了青霉素之外,她还有什么不能沾的吗?

  她想不通。

  霜降不放心她“要不要找个私立的医院看看?”

  周徐纺坐那,突然没反应了。

  “阿纺。”

  她还是不动,目光都定在某处。

  霜降没有打字了,换了合成音,叫她“阿纺,你怎么了?”

  周徐纺眼睫毛抖了一下,她动弹了,说“我听见江织的声音了。”她又不动,聚精会神地细听,“他在咳嗽。”

  咳嗽声都听得出来是江织?

  “江织怎么会在这,你不是听错——”

  电脑前,哪还有周徐纺的人影,她一个瞬移,跑了。

  霜降有点担心,觉得周徐纺好像被勾走了魂。

  御泉湾十七栋楼下,阿晚正贴在一楼楼梯口的门上,竖耳细听,嗯,啥也听不到。

  阿晚纳闷了,嘀嘀咕咕“是这一栋啊,怎么门锁了?”

  江织出来得急,穿得单薄,风很大,将他一头雾面蓝的短发吹得乱七八糟,他边咳着,边用脚推开杵门口的阿晚。

  “咳咳咳咳……你起开。”

  阿晚退到边儿上去。

  江织抬起手就要锤门——

  啪嗒。

  门突然自己开了,然后江织看见了那张他日思夜想的脸。

  周徐纺套头卫衣外面穿着长到脚踝的羽绒服,拉链没拉,她也没戴帽子,头发刚刚长到肩膀,睡得乱糟糟毛茸茸的,一张脸很白,瞳孔却很黑,她正看着江织,眼神很亮,像沙漠里的星星。

  “江织。”

  江织还在发愣。

  她扒在门框,仰着头问他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  江织的目光在她脚下那双粉色兔头拖鞋上停留了几秒,然后看她,没说为什么来,他伸手就覆在她额头上。

  周徐纺呆住了。

  江织把手心换了手背,又贴在她脑门上“怎么这么凉?”不是发烧吗?

  ------题外话------

  今天更四千字,四千字!四千字!分两更。

  请叫我顾四千!

章节目录

爷是病娇,得宠着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