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副导哆嗦了下“她、她发高烧了。”其余的就不知道了。

  江织没有再问“今天的拍摄暂停。”

  大雪将至,天好像更冷了。

  赵副导缩缩脖子“可、可是——”

  江织根本不等他说完话,转身便走“阿晚,去开车。”

  “哦。”

  一杆子人,全部撂那了,导演说走就走了,上到制片统筹,下到男主女主,没一个敢喊住江织的。

  赵副导抓头,叹气。

  又要损失好几百万了,好烦啊!

  十五分钟后,阿晚已经把车开上了过道,车速史无前例的快。

  江织坐在后座,一言不发地拨号,因为打不通,一张清俊的脸冷得跟外头久积的雪一般。

  阿晚觉得气氛有点让他喘不过气来,应该要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,说什么呢?

  当然是说雇主大人的心头好。

  “周小姐填给剧组群头的地址是假的。”阿晚状似闲聊。

  江织仍在拨号,一点反应都不给。

  阿晚清了清嗓子,显得不那么尴尬,自己抛出的话题自己接“不过不怕,上次咱调查了周小姐的住址。”

  说到这,阿晚有感而发“周小姐好穷哦,房子都是租的,不过她住的那栋楼里没别人,房东移民去了国外,周小姐一个人住也清净。”阿晚觉得房东也是个奇人,买一栋楼就租出去一套。

  当然,阿晚不知道,那个‘房东’是假的,那一整栋楼都是周徐纺的。

  阿晚还沉浸在‘贴膜的周小姐好穷好穷好穷’的悲悯当中,不可自拔地痛心起来“老板,我觉得周小姐好贫困,您要不要送个房子给周小姐啊?”

  说了这么多‘感人肺腑’的话,江织终于抬了眼皮。

  “能把嘴巴闭上?”

  有点尴尬的阿晚“……”

  好吧,他闭上了。

  江织还在打周徐纺的电话,一遍又一遍,可她一直不接。

  他急得想揍人。

  这个点,周徐纺在家睡觉,可她好像失眠了,怎么都睡不着,起来用特殊材质的温度计测了一下,28度。

  她松了一口气,从床上爬起来,点了个外卖,又去开了电脑。

  “在吗?”

  屏幕里黄色海绵宝宝跳出来。

  霜降打字过来“在。”

  周徐纺问她“那个汽车挂件有线索了吗?”

  电脑里安了将声音转换为文字的合成软件,周徐纺不用打字,双手解放出来,她就把从江织那里捡来的两包棉花糖拆了吃。

 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烧了,她很饿,而且很渴,她又去拿了两罐牛奶。

  霜降似乎更习惯打字“那是帝都凌渡寺的平安福,很多人都会去求,有登记名单,但数量太多,做不了排查。”

  “你把名单发给我。”

  “好。”电脑屏幕上突然由海绵宝宝变成了周徐纺的脸,霜降问,“阿纺,你是出汗了吗?”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爷是病娇,得宠着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