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织掀了被子躺下去,没关灯,支着下巴侧躺着“徐纺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“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  她今晚乖巧得让人心疼。

  她说“没有。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不喜不怒。

  不想说呢。

  江织挪过去一点,快要挨着她了“困吗?”

  周徐纺“嗯。”

  他把脸凑过去,隔得很近,灯光在他头顶,将他轮廓的影子刚好投在她脸上。

  “周徐纺,要不要抱着睡?”他说,“我想抱。”

  周徐纺也想。

  所以,她立马滚到他怀里去了,两只手也乖,就抱在他腰上,他亲亲她的脸,拍着她的背哄她睡觉。

  安静了一会儿,他以为她睡了,刚要关灯,她突然抬起头来“身份证上的生日是假的,我也不知道我是哪一天出生的。”

  她又埋头在他胸口蹭。

  “应该是被丢掉的。”

  江织没有说话,听她东一句西一句地说着,这是头一回,她跟他讲她的身世。

  “他们说我的染色体跟普通人都不一样,排列很奇怪,基因突变的诱发因子也很多。”

  他们是谁?

  她自言自语似的,又嘀咕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,我才被遗弃了。”

  就是说,她的异常是染色体和基因所致。

  这是江织完全陌生的领域,对了,骆家那个小傻子,也是染色体异常。

  她有点困了,声音越来越小“从我有记忆以来,就是一个人。”眼皮一眨一眨,合上了,“遇到过帮助我的好人,也遇到过害怕我的坏人。”

  江织是个阴谋论爱好者,在他看来,这世上只有极少一部分人能称作好人,当然,坏人也不是大多数,最多的那些称不上好但也不坏的人。而往往就是这部分人,平时和颜悦色待人友善,可一旦舒适圈和安全范围遭到破坏,就会竖起满身的刺,变成那种‘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’的人。

  也正常,普通人都会有很强的自保意识和利己主义,所以他能想象得到,异于常人的周徐纺,一个人生活、一个人成长会受多少罪。

  她啊,是个没人疼、自己摸爬滚打长大的姑娘。

  “江织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她迷迷糊糊了“我要睡了。”

  他抱着她换了个姿势“睡吧。”

  她咕哝了一声,睡了。

  不一会儿,呼吸就平稳了,江织关了灯“纺宝。”

  她没有答应,睡着了。

  江织亲了亲她的额头“以后不会一个人,你有我了。”

  屋外电闪雷鸣的,可就是不下雨,月亮星辰都躲进了云里,夜色昏沉。楼下,福来又在叫唤了。

  江川披了衣裳起身,模模糊糊看见个人影,拖着行李箱,他走近了才看清是谁。

  “五小姐。”

  江维尔回首。

  江川走上前“这么晚了,您这是要去哪?”

  她剪头发了,很短,不过耳的长度。

  她说“去机场。”

  江川不放心,便说“我去唤老夫人来。”

  他刚转头,江维尔就叫住了他,神色没什么异常,沉心静气地说“别扰了母亲睡觉,只是出去散散心,又不是不回来。”

  “五小——”

  她摆摆手“走了。”

  “汪!”

  “汪汪!”

  福来又叫唤了,没完没了。

  江维尔走了,凌晨三点的飞机,谁也没告诉,故意挑的这个点。

  这个点,机场人不多,大概因为是深夜,往来的路人不自觉放轻了声响,倒显得冷清静谧。

  广告牌挡住了灯光,后面大片阴影里站着一个人,驻足很久很久了。

  “肖哥,”

  助理在身后,说“很晚了,回去吧。”

  人还没有动,他在看登机口的方向。

  飞机早就走了,那里哪还有人,助理不禁嘀咕了“您既然舍不得,怎么不留她呢?”

  他像没听见似的,在自言自语。

  “维尔穿了黑色的衣服,剪了短发了。”

  声音很低,助理没怎么听清,凑近一些“您说什么?”

  他说“很好看。”

  前言不搭后语的,助理没听明白“什么很好看?”

  肖麟书摇头,没再说什么,转身看见了薛冰雪,他站在柱子旁边,也不知道站了多久。

  四目相对,皆是淡薄,皆是无言。

  肖麟书走了过去,他脸上戴了口罩与墨镜,看不清他的神色,他把手里的袋子放在了旁边的候车椅上。

  袋子里全是药。

  “她胃不好,还不好好吃饭,出门也总是不记得带——”

  话到了一半,戛然而止。

  可笑了,他在做什么呢?

  他又把袋子拿起来,攥紧在手里,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,墨镜下的眼睛,终是潮湿了。

  来机场之前,肖麟书去过警局了。

  判决还没下来,他费了一番功夫才见到林双,她比他想的要平静,他也差不多,尘埃落定之后,是心如止水。

  “我问过律师,不会判很久。”肖麟书先开了口。

  林双隔着玻璃看他,没有出声。

  他一个人在说,口吻像交代后事一样“你父母那边,我会帮你照看。”还说,“华娱现在是薛宝怡在管,你带的那几个新人都会转签宝光,薛宝怡公私分明,不会苛待她们。”

  他语速很慢,声音轻。

  “你的合约——”

  林双打断了“别说我了,说说你吧。”

  说他啊,他有什么好说的。

  他默了一会儿“记者招待会在明天下午。”

  林双平静的眼波起了涟漪“一定要隐退吗?”

  他点头“我不能让维尔听到任何有关于我的消息。”

  说到江维尔,他目光才稍稍有一点神。

  “那你呢?”林双问他,像质问,语气重了、急了,“你就什么都不要了吗?”

  他没有正面回答“结束后,我会带我妹妹的骨灰回樟镇。”

  樟镇是肖麟书的老家。

  那是个有花有桥、有山有水的小镇,他的父母就葬在那里。

  林双又想起来了,她在樟镇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眼眶不争气,又红了“你还回来吗?”

  肖麟书说“不回来了。”

  她低头,自嘲自讽,笑了。

  后面便无话可说,他坐了一会儿,起身“林双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他说“对不起。”

  对不起?

  把他从樟镇带到帝都的是她,把他引荐给靳松的是她,利用江维尔的是她,撞江织的也是她。

  他做什么了?

  就自导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爷是病娇,得宠着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