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打断“我是黑无常。”声音冷冰冰的,毫无感情,“来索你命了。”

  话落,她举起手里的铁棍,眼睛不眨,狠狠砸下。

  “咣!”

  巨响一声,车玻璃四分五裂,应声而碎,渣子溅得到处都是。

  靳松右脸被扎破了几道口子,早被吓慌了神,身体不自觉往后缩,一开口就哆嗦了“你、你别过来。”

  不明来历,此人,很危险。

  这来历不明的危险人物,正是周徐纺,这一棒子下去,有用。

  怕了呢。

  知道怕就好。

  她把铁棒杵在地上,敲了两下“出来吧。”鸭舌帽外面还戴了个大大的兜帽,口罩很大,就露两个眼珠子,她抬头,看了看遮蔽在乌云里的月亮,然后蹲下,搬起那辆车,再松手,duang的一声,把车里两个人震傻了,胆也震破了。

  最后,她面无表情、一本正经地念了一句“阎王要你三更死。”

  周徐纺最近在看一个捉鬼的电视剧。

  她记性好,记得很多台词。

  夜深人静,路上空无一人,四周阒寂无声,只有阴风吹着树叶簌簌作响,靳松只觉得头皮发麻,高喊了两句。

  “庞秘书!”

  “庞秘书!”

  庞秘书在主驾驶,也吓白了脸。

  这个‘黑衣人’,能能能……能空手抬车,太诡异了!

  靳松命令“你下去。”

  大冬天的,庞秘书满头大汗“副总……”

  他退到后座最里侧,吼道“下去!”

  庞秘书做了很久了心理建设,才颤颤巍巍地开了车门,不敢靠近,隔着几步距离“这里离警局不远,你、你别乱来。”

  她不乱来。

  她说“你阳寿未尽。”对这秘书挥挥手,声音冰冷,还有回声,“走吧。”

  庞秘书豆大的汗往脸上滚,壮着胆子挪步上前,咬了咬牙,伸手摸到了那根铁棍“谁派你来的?”

  对方眼珠子黑漆漆的,浑身上下包裹得不多露一寸皮肤,她声音死板,犹如鬼魅“阎王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鬼!

  庞秘书不动声色着,又往前挪了一小步,偷偷伸出去的手已经握住了铁棍,他一鼓作气,一把抢过去。

  周徐纺根本没用力,就让他抢,见他抱着铁棍扬起来,她还站着纹丝不动,歪头,问“你是要打黑无常大人吗?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庞秘书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,瞪着‘黑无常大人’,不再犹豫,大着胆子抬起棍子,一咬牙,狠狠砸下去。

  他用了全力。

  周徐纺抬起手,却是轻飘飘的动作,轻而易举就截住了棍子,声音也是轻飘飘的,严肃又刻板,眼珠子不转,她说“这是阴间的东西,你摸了要折寿的。”

  庞秘书直愣愣地撞上那双眼,下一秒,条件反射一般,拿着铁棍的手立马撒开了。

  嗯,人还是怕鬼的。

  ‘黑无常’周徐纺把铁棍拿起来,没用力似的,一抬一落。

  咣!

  棍子的一头敲在车顶,顿时砸出个坑来,庞秘书闻声直哆嗦,正要往后缩,后颈被拽住了,回头一看,目瞪口呆。

  ‘黑无常大人’就用两根手指捏着他后颈的领子,毫不费力就把他拎起来了,左晃晃,右晃晃。

  车里的靳松已经被吓愣了。

  庞秘书腿软,蹬都蹬不动了,宛如一块纸片,被拎来拎去,他开口,磕磕绊绊“你你你你……你要干干干什么?”

  周徐纺又想起了捉鬼电视剧里的一句台词,用低沉的嗓音一板一眼地念出来“你竟敢对黑无常大人无礼。”

  说完,她拎着人,更用力地晃。

  正常人类的力气,是不可能这么大的……

  庞秘书又怕又晕,都快吐了,整个人像从水里捞起来的,身上全是汗,抖着牙齿,哆哆嗦嗦地求饶。

  “大、大人饶命。”

  “黑无常大人饶命啊……”

  ‘黑无常大人’从头到尾一个表情,就是没有表情,顶多两个眼珠子在动,她说“好吧。”

  然后就松手了。

  庞秘书摔在了地上。

  ‘黑无常大人’把手指往身上蹭了两下,有点嫌弃,又拿着铁棍敲了两下地,俯视地上的人,冷冰冰、阴森森地说“等你阳寿尽了,我再去索你的命,你走吧。”

  庞秘书瑟瑟发抖地爬起来,趔趄了两步,拔腿就跑。

  ‘黑无常大人’嘴角悄悄勾了一下。

  可是——

  那个‘阳寿未尽’的男人一跑远,就开始大喊大叫“来人啊!救命啊!”

  “来人啊!”

  “快来人!”

  幸好这条路上晚上没什么人。

  周徐纺有点生气了,拿了棍子转身,一瞬,到了男人面前。

  “不许叫。”

  庞秘书彻底呆住了,这只‘鬼’是飘过来的……

  他两眼一翻,吓晕了。

  真不经吓。

  周徐纺怕往来的车把人压死,就蹲下,把人拖到一旁,然后扛着她的铁棍,往回走。

  靳松趁这个空档,拨了报警电话。

  他手一直哆嗦,也不知道按的什么“喂,警察局吗?”他被吓得口齿不清,“有有有人想杀我,我我在、在——”

  远处昏黑里的人影,不过眨眼功夫,已经到他面前了。

  靳松瞠目结舌。

  周徐纺用铁棍敲着车窗“挂掉手机,下来。”

  靳松手一抖,手机掉了“别、别,”他手抖得像得了帕金森,推开车门,“别杀我。”

  这个女人,太古怪,那样的速度、力量,绝对不是正常人类。

  ‘非正常人类’的周徐纺扛着棍子,黑漆漆的眼珠子一动不动“看你表现。”

  靳松腿软,靠在车上,他擦了一把头上的汗“你要多少钱我都给。”

  她不为所动,冷漠至极“我们鬼差,不接受贿赂。”一棍子顶在靳松肺上,“阎王问你,最近三个月都做了什么亏心事?”

  靳松被顶得一屁·股坐地,傻了半天“没有。”

  还嘴硬。

  “撒谎和隐瞒,都要受到惩罚。”周徐纺俯身,眼里的墨色逐渐褪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血红,慢慢浮出来,越来越浓,越来越深。

  趋近于血的颜色。

  她用殷红的眼,盯着地上的人“不相信我是鬼差?”

  靳松张张嘴,惊恐万分,已经发不出声音了。

  她突然伸出手,掐住了他的脖子,一跃,上了楼顶,他还没反应过来,她拎着他,纵身又是一跃,宛如平地一般,在楼栋之间穿梭跳跃。

  靳松已经完全被吓懵了,整个人像一具死尸,一动不动,眼睛都不会眨,耳边是呼啸的风,瞳孔里是飞速倒退的高楼,他被甩来甩去,身体忽高忽低……

  这一趟,是走在了鬼门关。

  最后,周徐纺停在了一栋大厦的楼顶,改拎着他,就站在高楼的最边缘,手朝外伸着,他脚下悬空,往下看,二十米之下,车辆都变得渺小。

  “只要我一松手,”周徐纺松了三根手指,仅用两根拎着,“你就会摔成一滩肉泥。”

  靳松如梦惊醒“不!不要!”

  他僵着身体,头上的绷带早就松了,带血的布条还缠在脖子上,脸上像浇了一盆水,全是汗,衣领勒着后颈,脸色惨白惨白,伤口湿哒哒的,在往外冒血,血滴糊了他的眼睛,他动都不敢动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爷是病娇,得宠着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