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查一下,是谁在乱入?”

  路宁迅速敲动键盘,屏幕上一满屏的代码在不停地滚动,定格后,她点击enter键,进入!

  卧槽!

  路宁晕死“是千位数的密码。”她切换了入口,开始破解,速度太快,她快跟不上了,“这是个高级黑客,乔队,我需要协助。”

  乔南楚把技术组的同事叫过来“姚安,你先停下来,配合路宁。”

  姚安连接电脑,活动活动手指“ok。”

  整个办公室,就听见敲击键盘的声音,快得催人心跳加速。

  乔南楚走到一旁,连线了缉毒队的萧队“监控被人截了,可能是陷阱,让子豪立刻归队。”

  如果是贩毒团伙故意设计,极有可能是卧底暴露了。

  萧队会意了“谢了,我这就让子豪归队。”

  代号0893,名焦子豪,三十八岁,男性。

  除了他的直属上司萧队,只有乔南楚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和身份。

  “乔队!”路宁喊道。

  乔南楚挂断电话,回了办公室,他瞧了一眼路宁的电脑屏幕,上面满屏的海绵宝宝……

  又是这玩意儿。

  李晓东觉得匪夷所思了“难道我们又碰上老冤家了?”

  老冤家还能是谁?

  ——三天两头光顾他们刑事情报科的那个跑腿人黑客。

  路宁活动两下酸麻的手指,就事论事“我跟姚安两人配合才能勉强跟上,还破不了她的密码,这个作风和手速,的确很像霜降。”

  李晓东盯着那一屏海绵宝宝看了又看“他不是跑腿人吗?什么时候加入了贩毒团伙?”

  姚安插了一嘴“可能是受雇于他们。”

  “技术组,”

  乔南楚开口了。

  他敲了敲桌子,直接下达指令“全部停下手头的事,先把这个海绵宝宝给我揪出来。”

  “yessir。”

  这个点,华灯初上,纸醉金迷。

  刚切完杀青的蛋糕,酒吧的重金属乐就响了,剧组的一个男演员在台上打碟,镭射灯忽闪忽闪,气氛嗨到火爆。

  方理想热到怀疑人生,她把花袄子脱了,还是热,她是有多蠢,穿袄子来酒吧也就算了,还在袄子里面穿了一件毛衣。

  她倒了杯冰啤,一口干了。

  这时,左边上方的位置,有人喊他“方小姐。”

  方理想扭头,露出了标准的职业假笑“林总。”这不是那位一夜敲了两位女演员房门的投资人吗?

  膀大腰圆,脑满肥肠。

  叫林什么来着,哦,叫林谦逊。

  浪费这个‘人模狗样’的名字了。

  林谦逊正了正领带,端出了商业精英的做派“我可以坐这吗?”

  她能拒绝吗?

  投资人就是爹就是妈就是雨露和阳光啊。

  她不能拒绝,继续职业假笑“可——”

  右边上方,有人抢话“不可以。”

  这声音……

  方理想扭头“老板。”这也是爹也是妈,也是雨露阳光啊。

  《无野》是江织的电影,薛宝怡自然投了钱,也是投资人之一,这杀青宴他会来也不奇怪。

  薛宝怡是个发型狂魔,又换发型了,头上整了点蓝,右边耳朵上还戴了颗耳钻,穿着机车风的外套,往那里一站,就是整个酒吧最靓的仔。

  他伸了个手,指方理想旁边“那是我的位子。”

  薛小二爷的花名,在娱乐圈也是响当当的,毕竟是薛家出来的,是帝都的‘王孙公子’,林谦逊当然要敬个三分,连忙举杯赔罪“原来是薛小二爷的人,失敬了失敬了。”

  薛小二爷摆摆手。

  林谦逊赶忙退下了。

  这真是个看钱说话的世界啊,方理想颇有感触,感触完,跟薛宝怡说“老板,林总好像误会了。”

  薛宝怡大长腿跨过她伸着的腿,把她的花袄子拿开,坐下了“误会什么,整个宝光都是我的,宝光的员工当然也都是我的人。”他伸出一根手指,指着方理想,“包括你。”

  方理想“哦。”

  薛宝怡拨了拨骚气的刘海,叫道“员工方理想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这口气,皇帝似的。

  员工方理想“在,老板。”

  他抱着手靠在沙发上,翘起二郎腿,用眼角看人,眼神宛如独得龙恩的宠妃,吩咐“给我倒酒。”

  搁方理想,她就是殿前伺候的小太监“是,老板。”连忙倒上好酒。

  薛宝怡美哉美哉地喝着小酒,时不时使唤身边人拿个水果什么的,不甚快哉啊,懒懒地抬抬眼,刚好瞅见江织从座位上站起来。

  他问了句“织哥儿,你去哪呢?”

  江织也不理他。

  他起身过去,走了两步,回头把方理想叫上“你跟上。”省得又有不长眼的过来打她主意。

  “哦。”殿前小太监方理想亦步亦趋地跟上去。

  薛宝怡大步流星,过去拦了江织的路“你就走?”这杀青宴,他可是主角,哪有撂摊子的理。

  江织兴致索然“八点半了。”

  “才八点半。”

  他心不在焉,眼神雾蒙蒙的,魂儿不在这“周徐纺那边九点结束,我要过去接她。”

  好吧。

  他真是一刻都离不得周徐纺。

  这时,电话响。

  江织接了,是乔南楚,说了什么他也没听清楚,台上打碟的声音太大,他听着烦躁不已“有点吵,你大声点。”他拿了张卡给薛宝怡,“帮我结账。”

  说完,他直接往外走。

  电话里,乔南楚言简意赅“周徐纺有麻烦。”

  江织脚步停下“什么意思?说清楚。”

  “是缉毒队的案子,我们的卧底发了密报,通知今晚有毒品交易,刚刚我底下的人查到有第三方介入了,介入方很有可能是周徐纺的搭档。”

  周徐纺从来不碰非法交易。

  是陷阱。

  江织快步往外走,他眼里神色已扰,问道“几点,在哪里交易?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爷是病娇,得宠着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