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女孩子。

  周徐纺立马回头了,嗯,是漂亮的女孩子。

  她走过来,手上拿着对讲麦,穿得职业,像是工作人员,她说“好久不见。”目光落在周徐纺身上,并不冒昧,点点头,礼貌地打量,“女朋友啊。”

  江织嗯了一声,不冷不热。

  后头有人在喊‘子袭’,她回头应了一句,说“失陪。”

  等人走远了,江织带周徐纺进场,坐下后,说“她是南楚的前女友。”

  周徐纺真心实意地夸赞“很漂亮。”

  是那种没有攻击性的漂亮,女孩子都会喜欢那样的长相,看上去就很好相处。

  江织对别的女人不做评价,他只说客观的事实“南楚有个继妹,十几岁的时候没人照顾,才找了她。”

  噢!

  周徐纺大吃一惊“乔先生好渣啊。”

  江织跟她看法不一样“不算渣,手都没碰过,没占她便宜,分手的时候,还付了钱。”

  甚至,对方还回赠了一顶绿帽子。

  绿帽子的事他就不跟她说了,免得把小姑娘教坏。

  周徐纺哼了一声“好渣。”

  江织“……”

  行,渣就渣吧。

  手机震动,是阿晚打过来的,因为已经入场了,公众场合,江织只听,没作声。

  阿晚是进不来场内的,在电话里说“老板,我刚刚得到消息,你让查的那个人,已经没了,尸体在法医那,刑侦队正在查这个案子。”

  江织捂了一下听筒,声音压得很低“死因。”

  “死因还不知道,这人是个小混混,叫阿豪,平时不是帮人收账,就是混迹酒吧,风评不好,得罪了不少道上的人。”

  “把他的资料发给我。”

  说完,江织挂了电话。

  周徐纺看他“怎么了?”

  他犹豫片刻,还是同她说了“那个0893,遇害了。”

  周徐纺听完,眉头紧拧,情绪很低落,很自责“不应该只是把人拦下,我应该追上去。”

  江织摸摸她的脸,隔着她的口罩“跟你没关系。”

  萍水相逢,她能出手阻挠,已经是仁至义尽了。

  八点,首映礼准时开始,因为周徐纺不喜欢人群,江织故意挑了最靠后的位置,周徐纺第一次看首映,搞不懂台上那一套流程。

  她小声问江织“不是要放电影吗?”半个小时过去了,台上的几个演员还在互爆拍戏的‘趣事’。

  “都会先讲场面话,还有互动与提问之类的,算是电影宣传。”江织扶着她的脑袋,按在自己肩上,“你先眯一会儿,开始了叫你。”

  她靠着他,摇摇头,她不睡,虽然很无聊,但她也不睡,别人在讲话,她睡觉不太礼貌。

  不过……

  她有点困“你的电影首映也是这样吗?”

  “没有这么多宣传的噱头。”江织理所当然的语气,“我的名字就是招牌,不宣传也知道。”

  好厉害!

  周徐纺竖起两个大拇指“你最厉害!”

  江织被她夸的心情大好,想亲亲她的脑门,却在这时,他被cue了,主持人请他上台。

  江织不想理。

  场子一下子就尴尬了,好多双眼睛都往后看,周徐纺把口罩往上提了一点,确保脸被遮好了,她才跟江织讲悄悄话。

  “你不上去吗?”

  江织不满地扫了一眼把镜头转向他的记者“又不是我的电影。”

  台上的主持人脸都要窘红了。

  周徐纺劝江织“这个导演是你以前的老师,要给面子的。”不然键盘侠们肯定会骂她家江织忘恩负义的。

  女朋友都发话了,江织得听,不情不愿地起了身“坐一会儿,我很快回来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江织走上台去,镜头也跟着他一起过去了,台上留了一把空椅子,他直接坐下“叫我上来干嘛?”

  首映电影的导演冯导,是江织念导演系时的老师,关系还行。冯导觑了他一眼,开起了玩笑“你这小子,上来就给我摆脸色。”

  江织继续摆脸色“有人在等我,要问什么快点。”

  谁在等?

  江导的女朋友啊!!!

  比起冯导的文艺片,现场的记者显然对八卦更感兴趣,镜头后转,刚调到后面,想给江导的女朋友来个近景高清,突然——

  灯光全部灭了。

  顿时,全场哗然,一片漆黑。

  江织立马站起来,喊了一声“徐纺。”

  没有人答应他。

  他顾不上看不看得见,推开椅子,莽莽撞撞就往后跑,不知是谁的手电筒,光线刚好照在了周徐纺坐的那个方向。

  座位上是空的。

  江织慌了,问旁边的人“坐在这儿的人呢?”

  “啊?”那人愣了愣,“没、没注意。”

  微弱的光线在晃来晃去,落在江织眼里,沉沉浮浮,他脚步急促又慌张,走到门口,抓住了一个保安。

  他说“封锁所有的出入口。”

  那个保安刚上来,还没弄清状况“好端端的为什么要——”

  眼里有晃动的影子,汹涌地起起落落,他声音冷若冰霜,重复“封锁所有的出入口。”

  那保安愣了一下,借着手电筒的光看清了人,立马点了头“我这就通知保安室。”

  周徐纺的电话,是关机状态。

  江织握着手机的掌心开始冒汗,走廊里没有光线,他脚步乱得不行,迅速往楼下跑,边拨电话“宝怡,弄点人过来,盛都歌剧院。”

  “怎么了?”

  楼梯里太暗,他踩空了,身子狠狠撞在了墙角,他说“周徐纺不见了。”

  ------题外话------

  *

  抱歉,更晚了。

章节目录

爷是病娇,得宠着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