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眼睛要有我的好看,我把眼睛挖出来。”

  周徐纺“……”

  她记得听理想说过的,江织最讨厌别人夸他的长相,嗯,传闻不对,他是如此地在乎外貌。

  而且,江织还不服,指着海报,用嗤之以鼻的口吻说“他这都是化妆化的,素颜肯定不好看。”

  恰巧路过的路人江公子,云生弟弟素颜也好看啊啊啊!!!

  周徐纺还要仔细再看看海报,江织直接把她拽走了,对,是拽,带着巨大情绪的拽,这下,周徐纺离家出走的求生欲才回来了。

  她立马朝江织竖起了大拇指“你最好看了。”她很真诚的眼神,“真的,别人都没你好看。”

  是真话。

  虽然海报上的那个弟弟也好看,但江织是宇宙第一好看。

  江织用后鼻音,就扔了一个字“哼。”

  要比外貌,整个帝都也没有人能跟他江织相提并论!

  他拉着她,去了化妆间,里面还有几个演员在化妆,他直接让人回避,然后吩咐林晚晚“去找个化妆师过来。”

  周徐纺“……”让她安静一下,她要开始思考夸人的话。

  阿晚“……”

  这该死胜负欲!

  怪不得人家都说男人一谈恋爱,就会变得幼稚,看江织就知道了,以前他多讨厌别人谈论他的美貌,现在就过分了,不仅对帝都第一美人的虚名这么在意,而且阿晚还撞见过他敷面膜!

  啧啧啧。

  也是,周小姐不就是看中了他的脸,不然,他那个臭脾气,谁受得了!

  阿晚腹诽完,去找了个化妆师过来。

  是个女化妆师,显然认得江织,也知道他的坏脾气,有点怵他“江导,要、要化什么样的?”

  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?上什么节目都不上妆的江导,居然主动要求化妆!她可是清清楚楚地记得,上个月,江导去上访谈节目,她正好是现场的化妆师,因为打光问题,需要给嘉宾上点妆,江导冷着脸,碰都不让碰。

  这会儿,江导坐在镜子前面,一只手牵着女朋友,一只手抓了抓刘海,往两边分开,把好看的额头露出来。

  “外面萧云生那张海报,”他说,“化他那样的。”

  周徐纺沉默,阿晚沉默,化妆师沉默,全体沉默!

  能怎么办?

  只能依着这祖宗,在他那张精致的脸蛋上,化了一个偶像派的舞台妆……

  女化妆师手一直抖,生怕一个不小心手碰到了这位有洁癖的祖宗,这估计是她从业以来,化得最艰难、最不专业的一次,偏偏呢,这人骨相是难得一见的标致,三分妆面化出了十分效果。

  “好了。”

  化完了,女化妆师不敢看。

  因为久病,江织的脸上原本总是带着几分病容的,他肤色也白,眼角袭红,会显得有几分娇气,攻击性也就削弱了许多。

  这一上妆……

  整个气场都出来了,妖气少了几分,攻气添了不少,给人一种又禁又欲的压迫感。

  “周徐纺,”江织从镜子里看他家那个呆呆愣愣的小姑娘,“过来。”

  周徐纺“哦。”

  她直勾勾地……直勾勾地看着江织,吞了一大口口水。

  江织很满意她的反应,伸手抬着她的下巴“我好看还是萧云生好看?”

  周徐纺“你。”

  他凑近,让她看得更清楚“眼睛呢,谁的好看?”

  周徐纺“你。”她竖起大拇指,想起了《三生三世十里菊花》,“你四海八荒第一好看,你花容月貌,你沉鱼落雁,你国色天香,你闭月羞花,你——”

  “停。”江织眉头一皱,不满,“怎么全是形容女孩子的词?”

  哦。

  她搜肠刮肚一下,回想着《顾总,你的小娇妻又带球跑了》,换词了“你华夏大陆第一帅,你风流倜傥,你貌若潘安,你傅粉何郎,你玉树临风,你——”

  江织突然勾住她脖子,拉过去“你亲我一下。”

  周徐纺眨了眨眼睛,盯着他的唇看了几秒,往后退,摇头“不要。”她拒绝,她坚定地拒绝,“我不要吃口红。”

  江织“……”

  所以,那些夸他的词,都只是哄哄而已?!

  江织冷眼瞧了那女化妆师一眼。

  女化妆师汗涔涔这不能怪我啊,海报上萧云生化的是舞台妆,就是会有口红啊,是您自己说化那样的……

  江织把往后退的小姑娘逮回去“那亲脸。”脸上总没有口红。

  周徐纺看了看江织的脸,犹豫不决了好一会儿,内心还是抗拒的“也不要,有粉底,会亲我一嘴粉的。”

  江织“……”

  女化妆师“……”她老公,一个钢铁直男,也是这反应。

  阿晚没憋住,噗嗤了一声。

  江织“你们两个出去。”

  阿晚和化妆师姐姐一起出去了,还体贴地带上了门,然后相视一笑。

  阿晚懂吧?

  化妆师懂!

  然后,两只耳朵贴在了门上。

  “徐纺,”江织舔了舔唇,把周徐纺拉过去,“这个口红是草莓味的。”

  周徐纺“骗人。”

  他下巴一抬,把脸往她那里凑“你试试。”

  她用手指在他唇上按了一下,沾了一点点红,然后嗅嗅。

  才不是草莓味。

  她往后躲“不要。”

  “不要也得要。”

  后面……

  没耳听了!

  门外偷听的阿晚不知羞耻!

  十分钟后,化妆间里的人才出来,江织脸上的妆已经洗掉了,倒是周徐纺,唇有点红。

  首映快开始了,在歌剧院五楼的演出厅里,江织带周徐纺入场的时候,被人叫住了。

  “江织。”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爷是病娇,得宠着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