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她正在马路上给交警哥哥唱歌,我怎么拉她都不走。”

  唱歌?

  给交警哥哥唱?!

  “她是不是醉了?”

  方理想估摸着“看着像喝多了。”不过,她就很迷惑了,“可我们没喝酒啊。”她们就去吃了个料理。

  可能是哪道菜里放了鸡蛋了。

  江织没有解释“让她在那别动,把地址发给我。”

  “行。”

  “别让她去有树的地方。”上次周徐纺吃了鸡蛋就拔了一棵树,他在还好,他不在怕她被人看出异常。

  懵逼的方理想“?”

  为什么不能去有树的地方?

  “哦。”她没问。

  江织把手机放在了桌上,起身离席。

  乔南楚问了句“都要开席了,你去哪?”

  “我去接周徐纺,她喝多了。”

  江织先去江老夫人那里打了个招呼,说身子不舒服,老太太担忧地询问了几句,他一一应答之后才走。

  再说薛宝怡,江织把手机还他时,还未挂断,他任手机在桌子上晾了一阵,才拿起来,放到耳边“方理想,你——”

  那边“嘟嘟嘟嘟……”

  已经被挂断了。

  薛宝怡“……”

  除了江织和他老爹之外,他小二爷第一次被人挂电话。

  当他没脾气吗?

  他直接一个电话拨过去“你再挂我电话试试。”

  那边被老板亲自致电的方员工被吓了一跳,立马解释“我刚刚是手快了,不是故意的。”真不是故意的。

  薛宝怡不信“那还真是巧了呢。”

  您说什么是什么。

  她就沉默好了。

  可她沉默了老半天,老板又不说话,这种感觉就像她吃鸡的时候听见了声音,就是不知道敌人躲在哪个角落,让她有点方啊。

  在等了会儿“老板,要是没事儿我就先退下——”

  “谁说没事儿?”他吊儿郎当,拖着逗弄人的调调。

  这欠揍的样,特别像街口收保护费的混混,还是领头的那个。

  方理想就是街口那个摆摊的“那您有什么吩咐?”

  薛混混“给我唱个歌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这人,谁惯的他?!

  方理想忍了忍想打人的冲动“您老……是寂寞了吗?”她怀疑这货想潜她。

  他吊儿郎当,老不正经了“谁寂寞呢?”他翘着腿坐着,没个正行,摸了摸下巴,找了个正儿八经的理由,“你唱个歌,让爷听听看你声线,要是还行,公司可以考虑让你影视歌一起发展。”

  爷。

  这口气,像极了金主爸爸啊!

  方理想突然觉得这人形象高大伟岸了起来“您想听什么?只要我会唱,我全部给您唱。”

  薛宝怡翘起二郎腿,往嘴里扔花生米,悠哉悠哉“随你便。”

  正好这时候,周徐纺蹲在交警小哥哥面前欢喜雀跃地唱道“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,娃哈哈娃哈哈,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……”

  这歌,别说,还有点洗脑,方理想还没反应过来,就跟着唱起来了“大姐姐你呀快快来,小弟弟你也莫躲开,手拉着手儿唱起那歌儿,我们的生活多愉快,娃哈哈娃哈哈,我们的生活多愉快……”

  一颗花生米扔在了脸上的薛宝怡“……”

  调子九曲十八弯,唱得像一只二哈。

  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很有画面感,很二哈,扑面而来的一股带着魔性的傻蠢。

  薛宝怡把手机拿远点“可以了。”魔音绕耳,已经自动在他脑子里单曲循环了。

  方理想还没唱够呢,周徐纺已经开始下一段了,她也想跟着‘娃哈哈娃哈哈’“还有一段呀。”

  薛宝怡喝了口茶,润润喉“可以了。”

  方理想觉得刚才那一段还不能足以展示她的歌喉,她非常的积极“怎么样?要不要再换一首给您唱?”

  薛宝怡吃完花生米,换了一碟炸蚕豆,咬得嘎嘣脆“你还是好好演戏吧。”

  还挺想当歌手的方理想“……”

  好伤人心啊。

  她顿时萎靡不振了“那我挂了。”

  薛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爷是病娇,得宠着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