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  他伸手解她衣服的扣子。

  并不顺利,磕磕绊绊地,半天才弄了一颗,他脖子已经开始红了,睫毛乱抖。

  周徐纺也好不自在,抓住了领口“我自己来。”

  江织嗯了一声,舔了舔牙。

  “江织,”她声音小小的,“先闭一下眼睛好不好?”因为后背有伤,她病号服里面是空的。

  江织干脆转过身去了“好了叫我。”

  “哦。”

  然后她就跟做贼一样,左瞄一下右瞄一下,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才动手,还留一个袖子套在手上,两只手抓着病号服挡在前面,就把后背的伤露出来。

  她小猫似的,声音细细的“好了。”

  江织回过身去,只看了一眼,就别开了眼“纺宝,转过去,背对着我。”

  她转过身去了。

  江织把桌上的医用托盘放到病床上“疼了就跟我说。”

  “好。”

  不过周徐纺也不喊疼。

  江织把她伤口上的纱布拆下来,动作虽然笨拙,但很轻“疼吗?”

  “不疼。”她说,“伤口有点痒。”

  有点痒是在恢复。

  江织用棉签沾了消炎的药,凑近一点,一边轻轻吹着,一边把药涂抹匀。

  周徐纺歪着头往后看“快好了吗?”

  青霉素代谢得差不多了,伤口的愈合速度也会慢慢恢复。

  江织说“已经在结痂了。”

  “那很快就能好了。”

  江织学东西快,在祁主任那学了二十来分钟,处理起来有模有样,擦完了药,他用剪好的纱布包住伤口,指尖偶尔会碰到她的皮肤,她身上很凉“冷不冷?”

  “不冷。”

  她有一对漂亮的蝴蝶骨,腰很细,估计他一只手就能环住。

  “好了。”江织把药和剩余的纱布收拾好,走到前面。

  她锁骨也漂亮,约摸锁骨下一寸的位置有一个伤疤,拇指大小。

  周徐纺眼睛潮潮的,瞪他“别看!”

  他眼睛稍稍烫了一些,走上前——

  叩叩叩。

  有人在敲门。

  江织看了一眼门口,把被子盖到她身上“穿好衣服躲被子里去。”

  “哦。”

  周徐纺钻到被子里去穿。

  是方理想带着猪肝汤来了,要给周徐纺补血。

  不一会儿,阿晚和宋女士也来了,也带了猪肝汤,也是补血。

  最后是温白杨,还是猪肝汤。

  喝了三碗猪肝汤的周徐纺“……”噢,有点想吐。

  乔南楚是跟薛宝怡一起来的,他一进来就把站着的温白杨牵到身边坐着,薛宝怡这个浪得没边际的当然一眼就瞧出苗头了,目光贼兮兮地在两人身上转“不介绍介绍?”

  乔南楚揽着小姑娘的腰,大大方方地介绍“我女朋友,温白杨。”

  果然被他搞到手了……薛宝怡给乔南楚扔了一个‘老子都懂’的眼神,再换了副吊儿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爷是病娇,得宠着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