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  江织把她手里的牛奶拿过去,开了再给她“她去年刚在柏林拿了最佳女主角。”

  周徐纺咬一口苹果,喝一口奶“比理想还厉害吗?”受伤住院太棒了,江织每天多给她喝一罐牛奶。

  “不出意外的话,方理想今年应该能拿奖。”他手头拍的这个片子,就是冲着奖项去的。

  江织的话刚说完,方理想就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。

  “真的吗?”她双手正扒着病房门上的玻璃,“江导,您真是我的再生父母。”

  再生父母的女朋友周徐纺“……”

  三月的最后一天,是方理想和薛宝怡订婚的日子,是个大吉大利、万事皆宜的好日子。

  订婚前一天的晚上,方理想邀了周徐纺上她家里住,周徐纺答应了,下午就过去了,老方见周徐纺过来,很高兴,做了一桌子的菜,晚饭之后,老方就开始抹眼泪。

  方理想心都给他弄酸了“我又不是明天就嫁,哭什么呀。”

  老方头一撇,傲娇地说“我哪儿哭了,我就是眼睛里进了沙子。”

  还嘴硬呢。

  方理想好笑“我给吹吹行了吧。”

  老方哼哼唧唧。

  方贵妃趴在脚下,唧唧哼哼。

  方理想装模作样地帮老方吹眼睛,结果越吹眼泪流得越多,后面干脆嚎啕出来“闺女啊,到了薛家,千万不要太懒,衣服要洗,被子也要叠,吃饭别等着人来叫。”

  这嫁闺女的氛围,立马起了。

  周徐纺也心酸酸。

  老方还在声泪俱下“最重要的别忘了,要是薛宝怡那个臭小子敢欺负,不要忍着。”

  最重要的,还是女儿重要。

  方理想吸吸鼻子“知道了。”她老妈去的早,是老方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把她拉扯大的,老方也不容易啊,“老方,楼下的秦阿姨要是喜欢,就娶了吧。”

  “呃!”

  老方打了个嗝,突然哭不下去,面红耳赤“乱讲什么,我跟人家没什么。”

  嫁女儿的氛围,瞬间破坏光了。

  方理想嘿嘿“别不好意思嘛,我都看到了,跟秦阿姨在楼道里拉小手了。”

  老方“……”

  方理想贼笑“们还打啵了。”

  老方“……”

  “老方,羞羞脸哦。”

  老脸一红,没地方搁了,老方钻到房间里自闭去了。

  晚上方理想跟周徐纺一起睡。

  方理想伸手就摸到了周徐纺的老年款秋裤,秋裤下面,跟块冰一样“徐纺,身上好凉啊。”

  周徐纺挪远一点“别挨着我,怀宝宝了,不能感冒。”

  方理想本来还想抱着她睡,摸摸肚子里的狗崽子,还是乖乖睡旁边“江织他会抱着睡吗?”

  羞涩的周徐纺“……嗯。”

  虽然江织睡相很差,老是踹他,但她还是会给他抱着睡。

  “看来他这个‘病秧子’的身体还不错嘛。”

  他精力可好了。

  想到别的地方去的周徐纺立马把脸盖进被子里,红了个透。

  这时,放在旁边柜子上的手机响了,方理想爬起来看了一眼,把床头打开了“徐纺,先睡,我出去一趟。”

  周徐纺也是有男朋友的人,情商已经高了很多了“是小薛先生来了吗?”

  方理想捂脸“嗯嗯。”

  周徐纺还是第一次见她害羞“那快去吧。”

  “别等我,先睡哈。”方理想拿了衣服出去了。

  周徐纺一个躺着,她有点认床,翻来覆去也睡不着,差不多十点,她手机也响了,是江织打来了。

  她爬起来,接了电话。

  “江织。”

  接到电话的周徐纺很高兴,可打电话的江织不怎么高兴,闷闷不乐的“为什么要在方理想家住?不能回来吗?”

  他想她了,想得不得了。

  房间里很安静,周徐纺声音软软的“我答应理想了,要陪她一晚。”

  江织心里特别不平,有种被抛弃的感觉,不爽“我没人陪。”

  家里养了只狗狗,主人天天抱它疼爱它,突然有一天,主人带狗狗出去,见别人家的猫咪可爱,主人就摸了摸,哄了哄。

  狗狗回到家里,就挠主人了,把屁股对她,哼哼唧唧不吃饭。

  此时,江织就好比那只狗。

  周徐纺没养过狗,不知道怎么哄,就说“要不去跟小薛先生睡?”

  江织不乐意“谁要跟他睡了,我就只跟睡。”

  从他出生到现在,他还真只跟周徐纺同床过,他的床,乔南楚都不可以躺。

  周徐纺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“江织,跟我睡的时候不会冷吗?理想也说我身上很冰。”

  以前纯情害羞的江织现在什么都敢说了“亲两下就热了。”后面,还有一句更不知羞的话。

  周徐纺“……”

  她不要跟他聊天了。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爷是病娇,得宠着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为君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